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会员动态】从“江小白”商标案,谈在先权问题
文苑知识产权公众号 2020-01-15 15:27:53


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行再224号行政判决书作出后,长达7年之久的“江小白”商标争议案,终于尘埃落定了,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最终赢得了“江小白”白酒商标争议案。

2012年,重庆江津酒厂下属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新蓝图公司)签订《定制产品销售合同》等协议。重庆江津酒厂授权新蓝图公司为“几江”牌江津老白干等多款产品的经销商。当时,新蓝图公司的法人代表便是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陶石泉曾表示,江小白品牌由其于2011年创立,2012年上半年委托重庆江津酒厂进行批量生产,而营销、销售等环节全权由江小白公司自行承担。

2011年12月19日,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江小白”商标,2012年12月6日,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给新蓝图公司。2016年6月6日,该商标转让至江小白公司。‍

重庆江津酒厂曾指出,“新蓝图公司只是重庆江津酒厂的经销商,是重庆江津酒厂先使用‘江小白’这一品牌”,并表示“江小白”商标属于重庆江津酒厂。2016年5月,重庆江津酒厂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原商评委作出裁定,宣告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2017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撤销了原商评委被诉裁定。201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支持原商评委裁定,撤销了一审判决,江小白公司败诉。而在2019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经再审审理认为,“江小白”商标并非重庆江津酒厂的商标,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并未侵害重庆江津酒厂的合法利益,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15条规定。这意味着,“江小白”商标最终属于江小白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判决主要理由之一,涉及到重庆江津酒厂提出的其在先使用‘江小白’这一品牌”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在诉争商标2011年12月19日申请注册前,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并非重庆江津酒厂的商标,根据定制产品销售合同,重庆江津酒厂对定制产品除其注册商标“几江”外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并不享有知识产权。虽然重庆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也同时约定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新蓝图公司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侵害重庆江津酒厂的合法权益,重庆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先使用该诉争商标。重庆江津酒厂主张其在先使用该商标的证据绝大多数为商标申请日之后形成的证据,新蓝图公司对诉争“江小白”商标的申请并未侵害重庆江津酒厂的合法利益。‍

 

 

 

文苑知识产权有话说:

随着市场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加快发展,市场经营主体多会采取直销和经销代理相结合的经营模式对产品进行销售和推广,以至于让产品的销售区域更广泛,积累更多的消费群体,不断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和市场价值。如果商家只专注经营,疏于知识产权的保护,难免被别有用心的经销商或代理商捷足先登抢先注册相关商标品牌,如果抢注成功,将严重损害商家的合法权益。文苑知识产权认为,尘埃落定的“江小白”商标争议案,给我们大家带来以下启示:

1、锲而不舍、金石为开

自2013年开始,江小白公司历经“江小白”商标异议程序、异议复审程序、商标无效宣告程序。2017年,江小白公司对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一审获胜,但在2018年二审失利。随后,江小白公司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并最终获得胜诉。长达7年的漫长时间,终由最高司法机关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归江小白公司所有。江小白公司的胜诉,是包括酒业在内,众多原创品牌、创新品牌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一次进步,作为备受行业和市场关注的酒类商标维权案件,未来或将成为极具借鉴意义的商标案例。

2、防微杜渐、未雨绸缪

江小白公司之所以最终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中获胜,最重要的原因是,当年与重庆江津酒厂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时约定了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从而使得‘江小白’这一品牌”得到在先使用权的法律保护。相反,重庆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同时约定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广告用语等权利归新蓝图公司所有,重庆江津酒厂对前述约定的事项不享有任何权利,也就不存在对‘江小白’这一品牌”享有在先使用权。

综上所述,经营者在经营活动过程中,必须注重自身的权利保护,要有提前布局的意识,特别是要有知识产权保护的理念,及时申请商标、专利,进行著作权登记;要有证据意识,在经营活动中注重留存证据、合法规范地签订交易合同,特别留意自己的在先使用权利;要有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权利的勇气,诉讼案件坚持到底,哪怕官司打到高级法院、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敢于对侵权人说不,依法打击侵权行为。‍

来源:文苑知识产权公众号

 


分享到: